Board logo

标题: 叔父的葬礼 [打印本页]

作者: 巴人帅    时间: 2018-1-3 12:51     标题: 叔父的葬礼

本帖最后由 巴人帅 于 2018-1-3 13:06 编辑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叔父的葬礼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李德顺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            

        父辈三弟兄,最后走完人生旅程的是我的叔父——李远康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二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接到叔父离世的电话是2017年10月3日早上,那是堂弟李德新打来的,当时陈述简洁明了,我却不以为然,因为叔父倒下卧床后的一个多月里,我从恩施往返他的床前四次探望和守护,每况愈下,看到的仅是喝得半勺牛奶或糖水,好大一会咽不下去,一旦咽下,呛得气息奄奄,舌头明显地萎缩,上面布满了厚厚的一层"霜",嘴唇微动吐不清话语了,眼珠透露的神情对来人并不陌生,泪花沁出使人泪奔。轮换值守的儿女和亲族弟兄们总觉得老人家已八十有七的高龄,加之各个器官衰竭,要说到马克思那里报到恐怕是迟早的事了。

        电话接过,哀思万千,悲痛万分。即刻放下手中的工作,向单位领导请好假,踏上了回家奔丧的专车。

        专车从恩施出发,沿途山水呼啸而过,不知不觉和孝姨侄翁大勇一同上峁山、过长湾、到新塘,李德新电话不断,原来是要给移居恩施的姨父、幺姨二老及其表弟、表妹们"把信",大勇通过微信将联系方式逐一告知。三个半小时的车程,瞬间到了张家垭,只听雪柏嶺哀乐低回,此起彼伏,只见群峰肃立,万木垂泪,眼前的团堡矮了一截。

        我与专车告辞,乘坐承办丧事的货三轮缓缓直达叔父的灵堂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三
        叔父的丧事由次子李德新操办。眼前白色气囊充成的孝门庄严肃穆,叔父的灵柩安放在堂屋正中浩然正气,遗像四周白花如莹,"孝当大事"正门两边是"感恩戴德教子教孙,树大根深枝繁叶茂"。给人有"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"之感,催人泪下。

        天下孝为先,可见堂弟李德新里外一人,把叔父的离世当作一件大事来了却他的孝敬之心,实在是让人心跳。

        李德新早年本是有妻之夫,为女之父,可贤妻、幼女被人拐骗至浙江的泰顺县,至使与父亲相依为命多年,但又不得不外出务工挣点钱踏上寻妻寻女之路,因此好端端的家也只能维持现状,“危房改造”后大有改观。

        叔父也是命运多舛,长子英年早逝,长媳改嫁,就连幺儿媳也抛弃两个孩子杳无音信,原本为三个儿子都安上了一份好家,出乎意料,幺婶杳然长逝。失去老伴后守护一亩三分地,积痨成疾,晚年行走不便,寸步难移,落成残疾,又成了留守老人,好在党和政府关怀备至,既能享受低保,又能拿到高龄补贴,虽然雪中送炭,但是也只能维持生活,总算屋漏水添锅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四
         叔父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,电话传到远在浙江、广东、福建、江苏、山东、四川、武汉等省市务工的直亲、族友耳中,都为失去了一位邻里和睦、团结友善、公私分明、立党为公的老党员、老长辈而悲痛,同时又为老人家的葬礼而焦虑,众人含泪想到的是在当下如何热之闹之送他去天国一路走好?

        古往今来人之常言:"人死饭甑开,不请自然来",李家族大人众,健在的族房少叔、老弟夫妇及健壮的侄儿侄媳及时成立"治丧委员会",从灵堂到后勤、从孝堂到墓地专人负责,分工明确,一堂"孝当大事"在李德新家下顺理成章、井然有序进行着。

        李德新把老人生前遗愿泣告于众,结合自己经济实力量体裁衣,决定为老人做一个四天三夜的"革衣、革衣路",立即“起鼓”,初五“坐大夜”,初六早上送父亲“上山”,以此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。

        叔父1930年出生,排行老三,久而久之爷爷叫他"康三",后来年纪大了,同辈人叫他"康老三",李家大族人烟,也有长辈跟着平辈叫他"康三哥",族内侄儿侄媳叫他“三伯伯”,多么和蔼可亲的称呼哦!

        叔父的辞世激发同族五代人悲恸,同时也为李德新分担丧事忙里忙外,尤显"一家有事连三事,亲族协力忙一家"的风清气正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五
        早年叔父就把身故后的棺木、寿衣、棺罩、香纸等丧葬品陆续备齐,省得后人一时手足无措,就连追亡(三代)名单都排列得错落有致,告诫后辈"身从何处来,莫忘根本"。

        叔父的遗体端详地安卧在如愿以偿的棺木里,备好的寿衣穿戴自然,合身妥贴,双眼微微露开一缝,似乎昭示世界将会变得越来越美好;笔直的鼻梁就象铮铮铁骨,忠贞不屈的气质依然;没了一口牙的觜唇仿佛在呼风唤雨,社会要和谐,国家就能长治久安;高高的颧骨凸起,如同两座青山傲雪,顶天立地;深陷的酒窝好象醇厚醉香,回味着沧桑的岁月;再看叔父的身躯,魁梧伟大,宽广的胸怀犹如大海行船,足以见证"八十七载风雨路,誓与日月度春秋"的砥砺壮志;再看他脚踏实地仍然在去资丘的盐道上,丈量着地球的经度和纬度。

        怎能忘记叔父一生命运坎坷,年少时失去母爱,仅仅上过两年私塾,就被迫给人做长工、打短工维持生计,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,十八岁就披星戴月、肩挑背磨在湘鄂川崎岖的盐道上,在资丘不幸摔断了腿,缺医少药的岁月与父亲唇齿相依,好不容易盼到了东方红。

        怎能忘记解放后叔父经历过当地土地改革、互助组、合作化、人民公社、“四清”、社教、“文革”十年等历次运动,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,但是是一个极其平凡而普通的农民形象,以生产队为单位保管着集体财物至到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,几十年如一日,舍小家顾大家,挑起一百多人的吃饭大事,彰显着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党 旗下举手宣誓的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步步紧随党的领导至到生命危在旦夕之前,还在关心着基层党组织的发展壮大,遗憾的是耄耋之年与组织不辞而别。    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六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 初五,即“坐大夜”。天蒙蒙亮,响彻云霄的螺号声划破天际,震动八方,掌坛师谢氏雷坛的谢清正法师带领一众道友,为叔父的葬礼增添着肃然泪下的氛围。凭吊叔父在道友口中的经文使人黯然神伤,也许天各一方的叔父人天脱化,前来参加葬礼的亲人纷纷从天南地北赶回,如约而至。

        雪柏嶺的公路正在硬化之中,只见各式轿车载着无限的哀思和怀念徐徐驶来,有刚刚去浙江的幺儿子李德木、侄子李德红、侄孙谭高、有刚刚去山东和武汉的孙女李春梅、孙子李明军、闻讯从成都赶回的侄媳黄和兴、从恩施出发的族弟李远进、李远高、弟媳贺金菊、陈元姐、侄女李德桂、李德银、侄婿黄勇、侄媳谢代艳、侄孙李明荣夫妇、侄孙婿秦统华、外孙程邦升、外孙媳范艺、外孙女程春艳,后侄孙女毛佳艾、魏全刚夫妇、毛佳圣、外侄孙谭应斌……

        在红土集镇照管自家留守儿童上学的侄女李德武已是古稀之年,有四个女儿女婿都在广东潮州务工,得知幺外公与世长辞,他们一时难以赶回,全权委托她敬孝,于是早去晚回坚持四天,跪在灵堂老泪纵横,让人动容。

        更使人感动的是德高望重的姨父翁宏安、幺姨毛卯桂二老尽管年过八旬,率领他的儿女翁大群、大玉、大艾、大勇、冬梅、燕飞六姊妹及毛家后族侄男侄女分别从恩施、八旦坪、湖坪、三岔溪、后坝、把持等地不顾山路弯弯,一个电话不约而同前往吊唁,追思逝去的亲人,催人泪下。此前,翁老先生二老曾在半月前同样率领这班亲人在叔父病危时亲临探望,叙叙旧情、拉拉家常,依依话别。

        翁老先生与叔父几十年老姨之交,情同手足,唇齿相依,不离不弃,结下的是鱼水情深,牢不可破的友谊。然而,在命运捉弄叔父的后半生,老兄弟一如既往,关怀备至,治家治贫出谋献计,阵阵不离“穆桂英”,深受姨侄兄弟姊妹的尊重。

        在叔父遗像前,老先生肃立默哀,脱帽鞠躬,深深长叹“苍天无眼,青山有泪”!见此,幺姨在叔父的灵柩旁潸然泪下,泣不成声,引徕孝女、孝孙女嚎啕大哭,慈悲悉数,哀声动地。

        再看挽幛、花圈、花篮质朴大方,数以十计的缎带上各种称呼和悲伤齐聚着悲痛、缅怀之情,足见人们对叔父的尊敬和爱戴。

        我受堂弟委托,乡里乡亲人情既要入账,还得发上孝手帕一条,悲中有乐,远道而来参加葬礼的人们出手不凡,百元人民币乃至万元大钞纷纷显示在礼尚往来中,由此可见,李德新在众人面前的知名度,也彰显叔父生前的为人处世之道,我也只能在闲暇之余“细听西山哀落雨、悲望南山广慈音”!    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七
        伴晚时分、灯火通明!此刻忙里偷闲,听锣鼓响起,原来是一堂正法事!

        关申敕奏(申发)起鼓了!道友身着对字衣冠冕堂皇、轻歌曼舞登场,使得叔父灵堂又一次圣堂华亮,印证了经文上所述“十方三界诸佛龙象来拥护,三清导引金童玉女送生方”的情景活灵活现。农村葬礼俗称“占劲”,主要是披麻戴孝者在先生身后随先生运作、长达两个小时的法事开始了、占劲者中有弟弟李德红和堂妹夫程平贤,轮换替代孝家李德新。这堂法事中间有一个环节,就是道教三献酒过后“请魔降魔”!在这之前有一段俗称讨“喜钱”的场面,动人心弦。

        叔父和幺婶双方的孝男孝女、孝子孝孙及重孙陪叔父最后一晚闹堂夜。喜钱不论大小、只听令牌一声响:“李府族门建孝亭、只为亡者闹三更、三更子时跪孝生、天堂路上有生门、孝男孝女都齐整、道愿王者早超生”!出自本姓李远祥道友口中!散花开始:督管李远能拿着依次排列的孝名名单,逐一叫到孝堂前,堂弟德新、德木兄弟俩、堂妹德腊、平贤夫妇均为正孝、再次是叔父的侄辈和姨侄及幺婶的后侄们,成双成对披上五尺长孝逐个跪到灵柩前,此时感召道法禅请也许来到灵位上,俯视堂前后继有人,子孙发达会腰缠万贯,掏出喜钱后会富贵双全,万代昌盛,至于银水流进满门、钞票箩筐抬都要等等、散花者触景生情,随机应变,边唱边说,押韵和不压韵的顺口溜及奉承话,喜耳中听,孝男孝女、孝侄孝媳情不自禁人人掏个“月月红(120元)”红包不甘示弱,散花者端着盘子心花怒放,尽管口干舌燥,没能理屈词穷,眼见披着三尺孝布的孙辈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,人见人爱,又不得不话音一转,激励向上的唱词使他(她)们“心动不如行动”,“四季发财(40元)”、“八方来财(80元)”的红包如雪片飘来,孝堂前长达两个多小时热闹非凡,鞭炮声声声入耳,注定逝者如斯夫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八
         冬日的雪柏嶺,连绵不止的冷风细雨把寒冷一波一波释放出来,堂弟李德新事到临头,好在准备了充足的煤炭、黑炭,屋里炉火包裹着暖意,前来吊唁的亲族友川流不息,虽然两间木房挤得水泄不通,但是好在“借用宝地”是堂哥李德发的屋里屋外解了燃眉之急,客人们既来之则安之,守夜守灵的、玩牌码墙的、帮忙的和踱步的络绎不绝,夜宵尽管每桌只四盘一盆(面条),但一切尽在杯中,从中折射出人在岁月中有曾经的经历装在一起,都说:“德新,孝当大事,办 得漂亮”!

        道散花已毕,散花又道三十三、十殿阎君来解禅、散花又到五十五、请出魔王会道舞!

        降魔开始了、只见师刀挥舞,只听锣鼓掷地清脆、众先生们串花串起来了!而我似懂非懂在一旁默默看着,只见手中魔王千姿百态展现无疑,道士手舞足蹈好似腾云驾雾,他们口中还念念有词,滔滔不绝,降魔时而活灵活现,降魔时而若隐若现,留意看生龙活虎,忽悠时玩弄木偶,定睛看好似皮影戏,原来操作全在手中掌控,取下伪装,原形毕露,之所以精彩,原来是锣鼓紧奏,步履急切,掩人耳目而已!

        接下来就是解结召亡、叔父的所有孝子孝孙、孝侄男侄女们在灵堂齐跪、我也毫不例外,伸手解结,一轮接着一轮,反复数次,直至先生把经书一字不漏的唱读完为止。

        解结是解叔父与前世今生所谓的“冤孽”!一杆秤杆上连结着一条青丝帕手巾,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小仪式:就是在大门外接叔父二老魂灵即到灵位、只听见法师口中道:恭请叔父二老下法桥!而我们要接上、下法桥,堂弟德新跪着则要听法师说完一节就向前挪动一步,这就算是敬孝了,一直接到灵堂中央,此时悲泪垂下!叹道叔父走完人生路,明天就要入土为安,与世隔绝,好生悲凉和凄凉啊!与亡者求解结解冤结,解散亡者之罪孽!

        我扫视了一眼经书,古人遗留下来的东西,显然是很有道理:罪状有杀生偷盗、不和邻里、欺善好恶、秤斗不公等等罪状,也是应验现代神话的新版电视剧;有根据的东西前传后教,句句经典啦!

        在叔父灵堂两旁齐跪了一堂的子孙,共同解结保佑叔父早登极乐,天国安好!王拜禅,肃然起敬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九
        召亡结束后、先生们也小憩片刻、即刻宵夜、我沿四周溜达一圈、玩斗地主、金花、绍和的客人消磨时间,气氛热烈,堂弟李德法家灯火通明、借用宝地,弟媳周德秀忙得不亦乐乎,尽在孝道之中。我和谢先生交谈中得知、还有一处法事今天就此结束、功德圆满。

        凌晨四点多钟、锣鼓再次响起、只听念到拨亡大斋扎至初六日散去,天色渐渐放亮,雪花纷纷扬扬,丝丝寒风袭来,围着炭火在灵堂守灵、叹息再过一会儿,叔父就要离开亲人,心生凄凉使人怦然!

        天亮了,路上行人迎着冬日暖阳渐渐多了起来,“龙铁”公路如火如荼地进行中,此时香柱师收好所有菩萨、叔父的棺椁在鲜红的棺罩里掩饰着、映入眼帘!

        临出柩时,金堂响起了急骤的紧锣密鼓声、铿锵有力,先生念经声音高吭激越,超乎寻常、句句戳人心扉、声声使人悲伤;手握雄鸡的谢先生正在给叔父和已故的三代尊祖、老少亡者盖上印章,意思就是冥礼;既要车夫驮马、又有冥钱指路等等。这时香柱师吶喊着孝子孝孙都来“奠酒!最后一次奠酒”!!灵堂内再次泪伤、磕头告别,督管李远能安排开棺在堂屋内、让众亲友再看一眼叔父,给叔父备好的俗称枕垫、过路食、打狗粑、落地纸钱、扎腰绳等等一项不露将随带去天堂。

        农村千百年来的丧葬习俗,我反复看着叔父面目安详、在去天国路上安心落意、子口留进子孙后代路、代代长发其祥!顿时哭声四起、难掩亲人逝去、控制不不住的悲伤。人,固有一死,难免这一步,棺盖慢慢合上……

        叔父啊,叔父!生前和睦邻里和蔼可亲,殁后天堂安好天国可爱!送叔父启程是“文出”,随令牌一声响,听不懂的《经文》实在是丧葬文化的精华,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传承,只见先生神情严肃、形态刚正、步履有力,摄人三分,煞气腾腾!一声“起”、八大金刚(丧夫)抬着棺椁跃出大门,不偏不倚地停放大门外中央,初冬暖阳四射,棺罩映红了送葬亲朋的脸颊,衬托着叔父生前音容笑貌可亲可敬!

        叔父的墓地是和幺婶合坟,也是二老生前的遗愿。墓地虽然很近,显然也要抬丧,族内长辈、堂兄弟等各执其事,路程虽近安全第一,督管叮嘱咐再三。“龙杠”和“柚子环”一定要牢靠,弟弟德红也在其中、轻叹岁月还是年轻好!督管能叔最后发令:注意安全,八人抬众人扶,眼观四向,耳听八方,此时所有的孝子孝孙举着花圈、花篮、公路上两旁跪送叔父最后一程。又一声起、叔父在众人的簇拥下前往“新家”!一路上锣鼓喧天、唢吶声声,鞭炮阵阵响彻山谷,团堡肃立,雪柏岭好生热闹。

        李德维和德红二兄弟举家在外,一时未能速回,委派长子谭高和弟从浙江回家奔丧、也算是尽孝了,一路上叔侄合力、关键时刻鼎力相助,棺椁抬上公路、墓地前的保坎、难度加大,几个年轻人跨步向上,齐心合抱一根主杠、步履匆匆、疾如流星,众人奋力将叔父停放墓地边;这时又有一个仪式:先生给叔父烧地契(即通行证的意思)、在墓穴用大米写成“富贵”二字、保佑子孙万代昌盛、荣华富贵!

        先生盘中所端的“米”俗称“禄米”,接下来墓穴前所跪戴孝布的男男女女,还要掏掏红包“意思”意思,先生道:“要问两边孝男孝女、是求富还是求贵”?众孝答道:“富贵一起求”!又问道:“是男先发还是女先发”?众孝齐声答道:“男女一起发”!接下来就是接“禄米”,先生嘴里边说、手里边洒,“抛一抛,房房高!洒一洒,房房发”!洒过之后,先生拉着主孝的手:“发起!发起!!”众孝男孝女、孝子孝孙全体起立,扯去孝布,结束敬孝程序。

        叔父棺椁放正入穴,二老合葬在一起,同在天国志同道合,与天地同辉、与日月共存!

        叔父去了天国,灵屋必烧后才有住所、同时也需带上“冥币”和故去的亲人共享,因此“化垄”在孝女、孝孙女的嚎啕大哭中熊熊烈火中燃烧,在天国有不尽的“钞票”和住不完的宽廠“楼房”,定能安好!!

        一缕明亮的暖阳把初冬照得清澈如春,穿透茂密的杜仲林,喜杉树露出笑脸,阳光逼走了寒气,驱赶了吊唁人们心中的沉闷和沉霭,仿佛悲伤不再,化悲痛为力量,瞬间的雪柏嶺大屋场成了“久别重逢丧事聚,端杯换盏叙旧情”的宴会,叔父在天国聆听着此次跨鹤登仙后的评说。

        花圈掩棺、饭后垄坟!垄坟由本组程福贤和族房妹夫陈善权主持,按照习俗由堂弟接先生并陪去扫火场、赶走火星,这时紧邻幺婶的新坟石头越砌越高、掩土也越来越多,但是叔父精神永远在后代子孙心中!所说的一堆黄土,从此叔父与大地长眠、二老时刻能见到过往车辆和各路精英必走坟前,诸事已毕,大吉大利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十
        早饭刚过,堂屋里空气清新,“安神并土”开始了,由掌坛谢先生亲自主持,尽到了掌坛应尽的职责。先生亲自提出吵闹了同是隔壁邻舍的堂兄家、同样安神并土,意在安稳之意,深得众人一直好评。传说“安神并土”俗称安神妥土、正法事、得由孝家主人一同陪拜、肃清一切污秽之物、长达三小时的法事,淋漓尽致地将道教文化显现得栩栩如生,弘扬着谢氏雷坛的古往今来,传承着历代宗师的言传身教,此次法事做得有声有色,在雪柏嶺一方乃至龙洞湾史无前例,堪称“用心做事,切勿敛财”的真正道家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十一
        叔父与世长辞,堂弟了却了老人生前遗愿。

        在此万分感谢在父亲病危时日夜守护的幺房大叔李远国、李泽成、李远祥三弟兄及其家人和陈善权、李德文夫妇;族房中的叔叔李远职、李远能、李远琼、刘玉娥幺婶;随叫随到的妹夫程平贤夫妇和外甥程邦升、外甥女春艳、从百忙中前来看望的外甥媳范艺;堂哥嫂黄和兴、程文芝、周德秀、堂姐堂妹李德武、李德银姊妹俩;堂弟李德红、杜伦秀夫妇;千里迢迢从浙江赶回的堂哥李德维、谭维冬夫妇及长子谭高侄儿、堂妹夫谭远红;移居恩施的同族同屋场的周厚君、李文新夫妇和李远高、李东平姊妹、李彪弟和李远进叔叔;忘不了姑生舅养的表弟毛兴顺、兴喜、兴普、兴平夫妇和表妹毛兴元往返关怀备至;忘不了侄儿李明军、侄女李春梅、覃仕海夫妇数次关切周到;忘不了表弟黄其文、皮华轩路过必到,关心有佳;忘不了族妹李红艳、后侄毛佳艾、佳圣姊妹、侄婿秦统华的问寒问暖;忘不了“豪杰装饰公司”老总郑玉平、李红梅夫妇闻讯即到,如同亲人;忘不了父亲在病危时通过微信的侄女李明娥、李艳华、侄儿李中华、明凯、李杰、李敏、外甥女程明喜、明双、明刚、明华、明冰、黄海红的深情关注;忘不了年幼的侄儿李皖恩、李靖霞姊妹,双休日回家看望和问候爷爷、忘不了家族和族房的王开平、廖平军、刘先海、王开学、程安斌、刘先鹏夫妇的真挚亲临;忘不了李远聪、秦达莲、李主全、伍习秀、黄必春、李平全这几位叔婶,甩掉家务,劳累于丧事或吊唁之中。

        叔父病故后,堂弟量力而为举办了隆重的葬礼。

        在此感谢辛勤掌勺的刘滔师傅带领厨师“一站式”服务、从厨房到餐桌精心烹调,让客人吃得舒心、爽心、开心;感谢谭恒斋、王开莲两大便利店,急人之所急、需人之所需,应有尽有地将食用品和丧葬品及时送到,价格适宜,合理合情;感谢音响师和灵堂的策划者付少孝,将孝家气氛布置得严肃庄重,不落俗套,有声有色;感谢远在异乡的包鹏、黄一柏、谭学术、王丕锋、王丕德、李友全、李春生、李德凯、李德才、李德学、李德华、李远仲、吴文明、肖绍位、付大善、廖丛冬、李远中、黄其学、黄其华、黄其文、帅家臣、王开玉、张少平、刘先波、毛兴田、李国清、李远凯、李小林、李远安、李远华(车路湾)、李远新、李远华(花香桩)、张冠赟、张冠华、祝远恒、彭顺炳、伍习青、付正志、吴开金、秦统胜等长辈、平辈、晚辈们,通过各种方式予以悼念和吊唁,情深似海,友好长存;感谢祖辈李昌平、李昌全、李昌焕、李昌运、吴天冬对老侄去世后步履蹒跚依依送别;感谢邻里亲朋包祥德、王尔志、谢代方、汪鼎全、肖绍凡、谭秀萍、刘泽文、秦统一、黄佑青、陈善美、陈善耀、毛妮荣、谭恒斋、付大辉、付正旺、程艾武、吴开荣、吴开仕、胡体斌、程先跃、曹南轩、朱泽先、王金章等长辈、平辈为老人送行,永不忘怀!

        叔父永别了,堂弟把“孝当大事”作为人生的重中之重,这里要感谢妹夫程平贤夫妇,虽然“女儿女婿半边之子”,这的确古之常言,你们在紧要关头,没有大菜(肉)将年猪拖出来宰了再说,先让丧事办!没有小菜(咸菜、辣椒),连坛子背上来;急需钞票(硬币),先垫支再说;没有代步工具,上街跑路出车出人出力,一家人夜以继日既要守灵,又要办事,忙得里应外合,心底里“不忘初心”,同样“孝当大事”,尽到了你们的高度责任,传为美谈。

        平贤和德腊夫妻的为人处世胸有成竹,井井有条。叔父去世后,他们决定邀人参加葬礼,按兵未动,一个电话应到全到。年过古稀的父亲和长子从巴蕉、妹妹从恩施、叔伯兄弟姐妹一呼百应、刚刚才过门的媳妇娃和爷爷神速赶到,没有张扬,鞭炮、花圈、锣鼓简洁大方,礼尚往来没有彼此,家家出手不凡。尤其令人愧对是堂哥程福贤,这个花甲之人,既能做客,又能做主,他竞然在堂弟家干起了“发火扫地”这一行当,而且是“见子打子”,从不拈轻怕重,哪里需要哪里到,他老婆逢人便说:“只要奈得何的事,小菜一碟”!

        此次丧事,作为堂弟衷心感谢各位帮忙的,尽管一天到晚“黄鹤楼”吞云吐雾,也只能解解倦意,尽管人平发点“红包”掩人耳目,四天三夜不及一个社会薪资,显然微不足道,难以挂齿!众人称赞不绝于耳!!

        此次丧事,堂弟没能及时给正在深圳大学读大四的女儿李春华通电话,也没给她妈妈透露信息,以免牵挂而影响孩子的学业,这不得不内感愧疚;叔父的葬礼后,娃她妈打来电话,深感……

        唉!时间过得真快,眨眼到叔父“五七”了,从心底里缅怀老人家,夜深人静,敲击键盘,写下《叔父的葬礼》以示纪念!

        叔父安息吧!我们永远怀念您!!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7年古历10月7日于恩施

图片附件: webwxgetmsgimg.jpg (2018-1-3 12:51, 137.83 KB) / 下载次数 15
http://htwylt.com/attachment.php?aid=15279&k=02da3ee5c8129c0b98bb7f2667189a8c&t=1534364606&sid=EwepoN


作者: 月是故乡明    时间: 2018-1-3 14:52

谢谢巴人帅编辑,谢谢各文友审阅!




欢迎光临 红土文艺 (http://htwylt.com/) Powered by Discuz! 7.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