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ard logo

标题: 故乡的盛宴 [打印本页]

作者: 甘来    时间: 2017-8-30 06:54     标题: 故乡的盛宴

本帖最后由 甘来 于 2017-8-30 07:54 编辑

2506795-7d2e706db77dc5c2.jpg
2017-8-30 06:46
  
  数年前的那个夏天,我们从上海回到恩施去。
  那时候父亲在人民路买了房子。房子在半山腰上。那一带的房子都是依山而建。房子的外面有一个很大的阳台。父亲在阳台上种了些果树。一圈绿色的果树,茂盛喜人。他还时常拿着个喷壶,为果树浇浇水。
  我喜欢坐在阳台上,和亲戚们聊天。从这里看出去,恩施城的楼房连成一片。远处还有山峦隐约,树木依稀。

  我当时比较低调,没有和很多亲戚朋友联系,父亲却积极得很,早就通知了一些亲戚们过来相聚。就住在楼上的堂弟小水自然是要来的;住在不远处的堂姐和堂姐夫也来了。从稍远处来的,有我的表哥小木。
  大家在客厅里畅谈一番之后,就来到餐厅就餐。餐桌上摆满了各种菜肴,都是最对口味的家乡风味。白酒也斟上来了。我年轻时惯于豪饮,现在却已不再年轻,对白酒有些打怵,但是此情此景,不便客套,就接受了满满的一杯。
  大家举起酒杯共饮。堂弟首先说:“我本来今天是有点事,但是甘来回来了,我哪门都要把那些事放一放。这一晃又是七八年没见面了!我们俩小时候是最好的玩伴!……”
  是啊,我们俩小时候经常一起放牛。没事我就爱往他们家跑。现在,几十年过去,他成了大老板,在商场上呼风唤雨,很是厉害。我呢,远在上海,以画为生。这都是当初怎么也预料不到的。
  就冲着当年的情谊,和多年的离情别意,没说的,喝酒!
  堂姐夫曾经是军人出身。我当年在故乡时,和他关系很不错。他现在开大货车跑生意。他的儿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了。说起他儿子的现状,他有点恼火,因为他儿子谈了好几个女朋友,取舍不下。堂姐夫说:“我就觉得那个小娟最好,但是他就是不听!”
  我三弟笑话他:“你觉得好有什么用?媳妇儿是他的。你不能说你把她娶了吧!”
  我们都笑起来。餐桌上的气氛十分热烈。酒助谈兴,话助酒兴,我们喝了一杯又一杯,不知不觉,我们几个男人每人都喝了半斤以上。菜好,肉香,话稠,酒美。感觉这一场酒宴,不觉得醉,只觉得前所未有地舒畅。
  但是在饭后大约一个小时,我觉得扶不住了,于是进了卫生间,下了一窝猪仔儿。
  后来我睡了一觉。醒来之后听老婆说起,才知道我那天不只是吐了一次,而是吐了三次。


  下午,正在客厅休息,外面来了一个客人,原来是父亲通知来的,我的高中同学小陆。他现在是一个级别很高的政府官员。
  小陆邀我下午跟他出去聚一聚。我说今天酒醉了,不想出去,就请他在这里吃饭。他不同意,说我们都十多年没见了,那一定要聚一聚。
  实在是盛情难却,就跟他出去了。堂弟也随着一路。其实那天中午堂弟也醉得很,据说开车都差点撞了,不过到了下午,酒已经醒了。
  可能因为酒后有些麻木,我记不得那天下午我们和小陆是在哪里聚餐的了,这一段在我的记忆中成了断片。只是简略地记得,当时是喝了白酒的。而饭后,我们在风雨桥喝茶聊天,然后又去了一个地方吃宵夜。这宵夜的地方我还记得,叫香格里纳。在驱车前去的途中,我心里还想:这个名字真是有点特别,不叫香格里拉,而叫香格里纳。
  到了香格里纳,我们又喝酒。我这时还是很清醒。心里担心着醉,但这时喝的是啤酒,倒也像白开水一样,没什么问题。记得餐桌上有一样菜是臭豆腐,很好吃。堂弟对服务员妹子说:“你们这个臭豆腐确实很有味道。”
  漂亮的妹子笑着说:“这是我们用特殊方法秘制的。”
  大家吃着喝着聊着。小陆说,有一次,我的三弟和人打群架,小陆带人去拉架,把三弟抱住了,三弟打红了眼,抡拳就向小陆打来,小陆连忙喊:是我!……
  我和小陆曾经在市一中同学。我们一起从红土茅田高中通过选拔考试来到市一中。我们在一个班,学习都很用功。他有时会在课间和几个男同学玩比武的游戏。他体力超好,以一敌三,居然还占上风。那些人近不了他的身。
  周末的时候,我和他总是一起到小河边去洗衣服。他是新渡坝人,水性很好,每次都会在河里游泳。我不会游泳,却喜欢玩水,每次都把衣服打湿,于是他就笑话我:“甘来总是每次都把身上搞湿,证明自己不怕水!”
  后来我远离故乡在外地,小陆经常来看我父亲,还因为工作之便,对我的三弟多方照顾。
  这份久远的同学之情,再加上对他的感激无法言喻,你说,能不喝酒吗?于是我们就开了一箱又一箱啤酒。
  小陆举起杯子对大家说:“来,大家干了这杯。和老同学二十年后重逢,我心里高兴!”


  那一次在恩施和亲戚朋友的相聚,确实是高兴,而且感慨万千。虽然是狠狠地醉了一次,但是现在想起来,觉得还是很愉快的。
  回到故乡不醉,在哪里可以醉呢?只有在故乡,才有那种互诉衷肠的真情,才有那种一醉方休的豪迈。那是一种心甘情愿的醉,是一种畅快淋漓的醉。
  平时都十分清醒地活着,奋斗着。人生难得一场醉。

图片附件: 2506795-7d2e706db77dc5c2.jpg (2017-8-30 06:36, 139.99 KB) / 下载次数 22
http://htwylt.com/attachment.php?aid=15216&k=b90fb052a1c395bcb442c00cf7dad1fa&t=1542171128&sid=00680A



图片附件: 2506795-3369181f90fea6b7.jpg (2017-8-30 06:42, 210.17 KB) / 下载次数 24
http://htwylt.com/attachment.php?aid=15217&k=5b5a7b70a83aec20a915bc124989239c&t=1542171128&sid=00680A



图片附件: 2506795-7d2e706db77dc5c2.jpg (2017-8-30 06:46, 139.99 KB) / 下载次数 18
http://htwylt.com/attachment.php?aid=15218&k=2376c9f02cf2228098dd35b9dae6a877&t=1542171128&sid=00680A



图片附件: 2506795-7d2e706db77dc5c2.jpg (2017-8-30 06:48, 139.99 KB) / 下载次数 22
http://htwylt.com/attachment.php?aid=15219&k=c46804e7ab109af8c3c7a075dc559385&t=1542171128&sid=00680A



图片附件: 2506795-3369181f90fea6b7.jpg (2017-8-30 06:59, 210.17 KB) / 下载次数 20
http://htwylt.com/attachment.php?aid=15220&k=9416ed1cc9ea1d4e252357158f99d55b&t=1542171128&sid=00680A


作者: 晨雾    时间: 2017-8-30 20:47

大赞。问好老师。
作者: 无翼鸟    时间: 2017-9-1 10:01

回复 1# 甘来
欣赏美文!问好姚兄!
作者: 莫名    时间: 2018-6-28 16:50

数年后再读红图文以上的文章,读姚兄的文章,感到亲切,感到惬意。




欢迎光临 红土文艺 (http://htwylt.com/) Powered by Discuz! 7.2